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音集协:KTV点歌率统计待完善 叫停个人公司索赔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5-24 11:59    浏览次数:
  

  《KTV向音集协交费十年 仍用盗版曲库,版权费去哪了?》引发热议,针对文中提到的五大象,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这样回应。

  11月20日,南都发布调查报道《KTV向音集协交费十年仍用盗版曲库,版权费去哪了?》引发热议,针对文中提到的五大象,南都记者独家采访了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

  周亚平坦承,目前音集协对KTV歌曲的点击次数统计还存在不足,同时指出“为了回避公相关利益,鸟人(公司)以自己的名义提起的诉讼已经叫停了”,此外也绝不会以其个人公司代替天合集团成为音集协的收费机构。但对于何时向KTV提供正版曲库内容,音集协方面尚未给出时间表。

  南都:向KTV收费了十年,音集协为何迟迟不提供正版曲库,导致KTV行业十年来仍在使用VOD设备商提供的盗版歌曲库?

  周亚平:音集协管理的是版权,并非销售产品。使用者使用作品就有义务交付使用费。在KTV市场上,每一个不同的VOD设备商都会有自己制作的曲库,曲库就相当于VOD设备商的产品,具有不同的个化功能。音集协作为集体管理组织主要的职能是管理作品的权利,面对KTV庞大的市场和各设备商不同的曲库,音集协的职能就是要求他们支付使用费,获得许可合法使用音集协授权作品。至于VOD设备中使用盗版作品,这是音集协坚决反对、决不允许的。

  在技术进步的今天,音集协下一步将建立对曲库的管理系统,对数量庞大的曲库作品进行数据化管理,每一部作品的版本都编配属于它自己的编码,让每一个权利人可以随时查阅自己作品被使用的动态数据,随时能计算出来自己能分到多少版权费,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尽快推进的计划。

  南都:英皇娱乐、爱贝克斯、丰华唱片版权代理公司代表称退出协会的原因之一是版权费分配不公,尤其是点击率的数据来源不透明。音集协收取的“版权费”如何保证公平、透明地分配给权利人?

  周亚平:音集协成立之初,面对星罗棋布的KTV经营场所,海量的作品版权,无法做到精准统计作品被使用次数。为了保障权利人利益,使场所合法使用作品,国家版权局出台了按KTV房间数收费的标准,虽然一时解决了收费问题,但给分配带来了困惑。一开始根据版权的数量进行分配,后来提出歌曲欢迎程度不同,应该根据点击次数。2016年的分配开始融进VOD点击次数的因素,2017年完全根据点击次数进行分配。改变分配方式后,有些公司分配金额的变化很大。严格说,现在的点击次数统计还存在不足,有待完善,但音集协的分配则是完全公开透明,通过了理事会审议后执行的。为了彻底改变收费、分配的矛盾,只有利用科技进步,做到“扫码开机、计次收费、精准分配”。

  周亚平:音集协是严格地依据会员授权范围管理作品的,以会员授权管理的特定的著作权权项来向使用者进行授权。音集协向使用者进行的授权严格按照法律规范来作,任何不规范的行为都是为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所不允许的,音集协也不会去做。如果社会公现音集协有任何违规违法现象存在,可以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机关进行投诉和举报,也可以通过提起诉讼予以解决。

  南都:作为音集协会员,鸟人公司向侵权KTV发起大规模索赔,而不是通过音集协发起诉讼,原因是什么?

  周亚平:从法律上讲,版权是一种权。鸟人公司加入音集协,鸟人公司的音乐电视作品就交给音集协进行管理。但场所不向音集协缴付使用费,那就侵犯了包括鸟人公司在内的所有权利人的利益。在音集协因精力所限,不能向侵权者提起诉讼的情况下,权利人有权向侵犯自己权利的场所提起诉讼,除非音集协已提起诉讼。在我今年6月进入协会的领导层之后,为了回避公相关利益,鸟人公司以自己名义提起的诉讼已经叫停了,现在还在处理的案子都是此前已经启动并正在诉讼程序中尚未完结的案件。

  南都:是否将使用第一曲库取代天合集团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代收卡拉OK版权使用费机构?

  周亚平:音集协终止天合集团的收费资格之后,将改变原来的收费模式和作方式,原来的种种弊端绝不允许再继续下去了。设计研发建立曲库管理系统是我的设想,“扫码开机、计次付费、精准分配”的改革方向得到了理事会的认可。由于协会不具备研发能力,为了尽早实施,我在自己的公司进行了先期研发,待成熟后正式提交理事会。至于今后如何实施落地,完全根据协会章程,由理事会公开透明地进行决策。有一点可以肯定的,绝不会是我的公司去代替天合集团成为收费机构。我自己没有任何个人利益的诉求,能够改变这个行业,造福全天下的音乐人,是我们这些老音乐人的梦想和情怀。同时,音集协所有的决策程序均在阳光下公开透明的进行,欢迎全社会对音集协的决策和运营进行监督,以促进我国集体管理制度的健康发展。